机构中心/ CENTER

热门关注/ FOCUS

随机推荐/ RANDOM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媒体关注

四川日报:绵阳市游仙区一场美丽的意外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9-12-13   浏览: 0

m_0b79d7c9c67f0e9eddfaafd476f896e9.jpg

  收获季,绵阳市游仙区的养殖户在打捞小龙虾。游仙区压实乡镇干部的生态文明建设职责,以生态环保审计和“山湾农庄”建设为抓手,留住当地的绿水青山。陈冬冬摄(视觉四川资料图片)

    

多了71项评价指标,基层反倒减了负

乡镇干部的烦恼
文件多,提法多但其实最关注两个内容做什么和怎么做
乡镇干部的收获
有71项指标的生态审计体系对工作做了系统性梳理可以对号入座
乡镇干部的减负
“上头千根线,底下一根针”依托该指标体系建大数据共享平台后可以让数据多跑路

  今年7月,绵阳市游仙区与省自然资源科学研究院等机构合作,制定了一套针对乡镇生态工作的审计评价指标体系,对乡镇主要领导干部进行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朝真乡和太平镇是试点的两个乡镇。
  因为是试点,当地干部需多次返工提供资料。看起来增加了工作量,但随着表格填满,当地干部有了意外收获,“这不只是审计,更像是对乡镇生态文明建设工作做了一次系统性整理,看起来是‘考试大纲’,其实更像是‘培训大全’,能指导工作。数据库建立起来后,反而会减轻基层负担。”太平镇党委书记邓文杰感叹。
  评价指标多达71项,为何反而感觉能减轻负担?这套审计体系,对乡镇现代治理能力有何助力?本报记者就此展开走访调查。
□王荣 黄庆兴 本报记者 祖明远

“山水林田湖”5个字
被梳理成71项量化指标
  这套指标体系,基本涵盖了乡镇所承担的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和生态环境保护,一句话概括就是“山水林田湖”。
  5个字,说起来简单,但在分管生态环保工作的太平镇副镇长何跃眼里,却颇为头疼:“手头20多项工作,其中可评测的指标多达70多项。这些工作归口不同部门,完成时间、资料格式等要求都不同,看似有点麻烦。”何跃说。
  生态文明建设,在相关法律法规文件当中,往往只明确县级及以上人民政府的职责。而在乡镇究竟对应着多少具体工作?为回答这个问题,省自然资源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张洪吉和同事们梳理了生态保护方面近150条法律法规、实施意见,经过近10个月反复修改,给出的第一版答案是84项。
  在第一个乡镇试点后,又被压缩为71项,“除了‘合并同类项’之外,主要是删除一些乡镇难以执行、难以量化考核的指标。”张洪吉说。
  以水资源为例,起草团队将分散在农业农村、生态环保、水务等部门的多项工作整合为一类,包括防汛抗旱、饮水安全事故应急处理、河(湖)长制等16项工作,每项对应着可量化评测的指标。例如,制定水污染事故应急预案、年度内实施相关演练均可得2分,而出现水污染事故则不得分。

具体任务梳理清楚后
基层干部心里有了谱
  近年来,乡镇收到的生态环保文件明显增加,但一些内容也容易让人困惑,例如“自行建立管理体制”等提法。“但像禁烧秸秆的‘不烧一把火,不冒一缕烟’就很具体,适合执行。”另一个试点乡镇游仙区朝真乡党委书记赖庆松说。
  11月底,太平镇召开了一场推进“厕所革命”工作会议。面对村干部,太平镇镇长李峥主要讲了3句话,“改造厕所有1000元补助;要请有资质的队伍按要求施工;要经过验收才给钱。”
  为何只讲3句话?“传达上级要求,乡镇干部其实最关注两个内容——明白要做什么和怎么做。”李峥说。
  为便于审计,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注重可操作、量化的指标。在乡镇干部眼里,目前形成的指标体系更像一张生态环保的工作清单——从“山水林田湖”下分出具体的71项工作。
  “听起来虽多,但像考试大纲一样,将生态环保工作在乡镇的具体任务梳理清楚,不会再因分散布置任务,而导致疏漏。”李峥说。
  以履行生态环境保护监督责任为例,将环境隐患排查梳理出饮用水水源地、生活垃圾、污水排放等11项内容,分值根据是否有预案、是否有演练、是否有机制等内容打分。看过之后,一目了然。
  “以往审计采取事后审查式审计,如今乡镇有了指标体系,可将压力传递下来,形成预警式审计,知道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防患于未然。”游仙区审计局相关负责人说。
  在第一个试点乡镇朝真乡,根据审计结果指出的不足,当地启动了农村垃圾分类等专项工作,聘请专人负责片区的环境卫生工作。

一次投入持续见效
建数据共享平台后将更有用
  对这项审计工作,何跃和同事们最初还有一些情绪。要提交符合审计格式的数据,需要重新整理资料。资料过去存放比较随意,还有一些乡镇不掌握的数据,要到相关部门调取。最初一个月,何跃和5名同事每天都要加班,整理出不少资料。
  但忙过之后,何跃却很满意:“以后就轻松了,一整套数据就将生态环保工作基本涵盖了,以后调取资料也很系统、方便,属于‘一次投入,持续见效’。”
  以往每到年底,资料整理常常令大家为难,其中不乏重复填写资料——将同一份数据以不同格式上报给不同部门。以水环境保护为例,太平镇设有环保办和河长制办公室,都涉及河水水质工作,但分别对口生态环境和水务部门。
  前段时间,游仙区委区政府会商决定,将依托该指标体系建立自然资源资产大数据共享平台,这让他有些期待。“上头千根线,底下一根针,要对上联系五六个部门,如果数据能替我跑腿就好了。”何跃说。
  在应用层面,指标体系也将向生态环境等部门开放。游仙区日前已成立包括审计、发改、财政、自然资源等部门在内的联席会议机制,将打通数据在各相关部门间的通道,从而做到“只填一份表格”,减轻基层负担。
  审计成果也将在其他领域得到应用。游仙区委组织部已在进行探索,将审计结果作为提拔使用干部的重要依据。


信息来源:四川日报 《一场美丽的意外》